您是第4486286位訪問者  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5月蕪湖僅一區出現波動,...
 動車上潑開水女子被提起公...
 指導案例82號:王碎永訴...
 指導案例81號:張曉燕訴...
 指導案例80號:洪福遠、...
 指導案例79號:吳小秦訴...
 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訴騰...
 指導案例77號:羅镕榮訴...
 指導案例76號:萍鄉市亞...
 指導案例75號:中國生物...
 
 

安徽皖通律師事務所地址:
安徽省蕪湖市中山北路匯金廣場B座15樓1509室。
聯系電話:0553-3801970
聯系人:戈運龍律師
移動電話:13966013630

   當前位置: 首頁-> 娉曚漢娌葷悊緄愭->钁d簨闀風附綞撶悊
  钁d簨闀風附綞撶悊
 
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公司財產償還個人債務的合同是否有效?

來源:                             發布日期:2015-12-23 11:27:12    

裁判摘要:《公司法(20005)》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了法定代表人的忠實義務,《合同法》第五十條規定了法定代表人的無權代表行為,法定代表人以公司財產償還個人債務的行為屬于違反忠實義務的無權代表行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無權代表行為的效力,應根據相對人是否善意作出判斷,也就是相對人是否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若相對人為善意,則法定代表人的越權代表行為有效;若相對人為惡意,則法定代表人的越權代表行為無效。

案情簡介:孫躍生是一得公司和機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孫躍生和其控制的一得公司分別向林維松借款,后因無力償還,故經債權人林維松提議與之簽訂《房產轉讓協議》將機電公司的房地產轉讓給林維松用以抵消孫躍生和其控制的一得公司的欠款。

裁判原文節選【最高院(2012)民提字第208號】:關于孫躍生以機電公司名義簽訂協議的效力。《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對公司負有忠實義務和勤勉義務。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侵占公司的財產。”法定代表人不得利用職權,以公司財產為其個人償還債務,是公司法規定的忠實義務的基本要求,不論公司章程是否作出特別規定。本案孫躍生私刻公章,以機電公司財產償還其個人及個人控制的一得公司的債務,屬于違反法定忠實義務的無權代表行為。

  關于孫躍生無權代表行為的對外效力。我國合同法第五十條規定:“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的以外,該代表行為有效。”相對人是否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法定代表人越權,應當結合法律規定、交易的性質和金額以及具體交易情境予以綜合判定。假定孫躍生作為法定代表人以機電公司名義轉讓房產,繡豐公司向機電公司支付相應轉讓款,此屬于公司正常的經營活動,即使機電公司內部章程對孫躍生代表權有限制性規定,也不具有對抗外部相對人的效力。然而本案所涉的協議條款使機電公司只承擔巨額債務而不能獲得任何對價,不屬于公司正常的經營活動,且孫躍生同時代表公司和個人簽約,行為后果是將公司利益轉移給個人,具有明顯的超越代表權的外觀。《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該條款說明公司法對關聯擔保這種無對價的特殊交易,對代表權做了限制性規定,必須經股東會同意。為股東及法定代表人清償債務的性質較關聯擔保更為嚴重,公司直接對外承擔債務而不能取得經營利益,如未經股東會同意,將構成侵占公司財產的行為。繡豐公司知曉機電公司由幾名股東組成,并專門聘請律師草擬協議,在孫躍生不能提供股東會同意證明的情形下,繡豐公司根據協議內容理應知道孫躍生的行為不是為機電公司經營活動所從事的職務行為,而是違反公司法強制性規定的侵占公司財產行為。繡豐公司以協議和委托書加蓋了機電公司公章為由主張善意信賴孫躍生代表權的理由不能成立。綜合考慮本案的交易過程和事實,繡豐公司應當知道孫躍生的簽約超越代表權限,繡豐公司不屬于合同法第五十條保護的善意相對人,浙江高院認定孫躍生代表行為無效、房地產轉讓協議不能約束機電公司并無不當。機電公司對本案協議的簽訂并不知情,對孫躍生私刻公章的行為也不具有管理上的失職,繡豐公司要求機電公司依據房地產轉讓協議承擔責任的訴請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評析:

1、公司法定代表人簽自己的名字以公司的名義對外從事民事法律行為,屬于法定代表行為。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公司的財產償還自己的債務屬于違反《公司法(2005)》第148條第一款和《合同法》第50條的違反忠實義務的無權代表行為。《合同法》第五十條規定: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的以外,該代表行為有效。若相對人為善意,則該代表行為有效,即對公司發生效力(公司應履行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義所簽合同);若相對人為惡意,則該代表行為無效,即對公司不發生效力(公司不須履行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義所簽合同)。需要注意的是,代表行為有效與否影響的是公司(被代表人)是否需要履行合同義務,而不會直接影響合同的效力。

2、本判決引用《公司法(2005)》第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意在舉輕以明重,說明合同相對人因沒有盡到相應的注意義務(審查股東會同意證明)而非善意,但是,最高院(2012)民提字第156號判決認為公司未經股東會決議為股東提供擔保的合同有效【《公司法》第一條即開宗明義規定“為了規范公司的組織和行為,保護公司、股東和債權人的合法權益,維護社會經濟秩序,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制定本法。”《公司法》第16條第2款規定:“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上述《公司法》規定已然明確了其立法本意在于限制公司主體行為,防止公司實際控制人或高級管理人員損害公司、小股東或其他債權人利益,故其實質是內部控制程序,不能以此約束交易相對人,故此上述規定應理解為管理性強制性規范。對違反該規范的,原則上不宜認定合同無效。因此,公司未經股東會決議為股東提供擔保的合同有效。】

3、法定代表人以公司財產償還個人債務的行為也是一種無權處分行為,需要注意的是無權處分的債權行為有效,物權行為無效【《合同法解釋三》第三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一方以出賣人在締約時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即無權處分不會導致合同無效,《物權法》第15條的規定也是認為無權處分的合同有效。《合同法》第132條的“應當應當理解為一種提示性或者號召性的規定,并非效力性強制性規定,如果理解為一種效力性強制性規定,則該條的規定有悖于《物權法》第15條和《合同法解釋三》第三條第一款的規定。《合同法》第51條的規定(無權處分無效,但是在事后得到權利人追認或者取得處分權的除外)是明顯與《物權法》第15條和《合同法解釋三》第三條第一款的規定相矛盾的,也是不正確的。總之,新法優于舊法,且司法解釋是對法律的解釋,在理解《合同法》第51條及132條時應當以司法解釋的明確解釋為準。】,更需要注意的是,本案所涉合同不會因為無權處分而無效,但是可能會因為其他原因而無效。

4、小編認為,本案所涉合同是無效的。因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公司的財產償還個人債務,且是由合同相對人提議簽訂該合同,這種行為應當認定為惡意串通損害第三人(公司)利益,應當依照《合同法》第52條第二項的規定將之認定為無效。

本微信公眾號相關文章可在“查看歷史消息”里查找

附:

《公司法(20005)》

第十六條 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或者為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章程對投資或者擔保的總額及單項投資或者擔保的數額有限額規定的,不得超過規定的限額。

  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

  前款規定的股東或者受前款規定的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不得參加前款規定事項的表決。該項表決由出席會議的其他股東所持表決權的過半數通過。

第一百四十八條 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對公司負有忠實義務和勤勉義務。

  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利用職權收受賄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的財產。

《合同法》

第五十條 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的以外,該代表行為有效。

第五十二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

(一)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

(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四)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關閉當前窗口]
 
 
  CopyRight(C) 版權所有:蕪湖企業法律顧問網  技術支持:蕪湖天頌  皖ICP備05018871號
TEL:13966013630  FAX:0553-7511108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安徽省蕪湖市新時代商業街金璽廣場1601室   郵編:241000  [后臺管理
彩富足彩网